分类
适合初学者和专业人士

一位台湾交易者的心声

隐私保护 | 版权声明 一位台湾交易者的心声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主办单位:广东省司法厅
粤ICP备05090046号
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2586号
网站标识码:4400000030

一位台灣醫師心聲:邁向老化社會,居家照護問題如何解套?

在居家醫療服務中,常常看到老人照顧老人的現象,照顧者呈現出疲憊和無助,令人不捨。
有一天,居家護理所護理師急著找洪德仁醫師,探訪一位70 多歲白血病的阿公。令人擔心的是照顧病人的阿嬤,面臨精神崩潰的狀況。洪醫師詢問阿公的身體狀況、幫阿公做了理學檢查,阿公除了放置導尿管需要更換之外,全身沒有任何瘀血或疼痛,氣色還算不錯,還可自行下床走動,我認為算是穩定的狀況。護理師好意的說,阿嬤有問題要請教,便來到隔壁的房間。阿嬤滿臉憂愁的告訴我們,她快要受不了了,我們請她慢慢的講,原來是阿嬤照顧阿公,已經超過10 年, 進出醫院不計其數,當中的受驚害怕,不是外人能夠體會的到,家裡只有一個兒子,未婚且忙於自己的事業,無法幫忙照顧阿公。阿公從年輕時脾氣就不好,一開口就是大聲吼叫,阿嬤從結婚以來都是低聲下氣,這10 年來的生活已經弄得她又焦慮又沮喪。她曾經和兒子討論要不要把阿公送到護理之家,兒子不太認同,認為老爸還沒那麼嚴重,而且要花不少錢,所以只能向照顧團隊求救。
照顧不是一件簡單輕鬆的事,也不是光憑愛心和體力,就足以支撐著這一項年復一年、日復一日,全天24 小時不眠不休的工作。阿嬤這10 年來就這樣默默承受這種喘不過氣的壓力。研究指出,照顧者承受的壓力可分為心理壓力、生理壓力和社會壓力3 種。照顧者是否呈現這些壓力警訊,值得我們的重視。像是失眠、背痛、頭暈、頭痛、脾氣變壞、減少和別人聯繫、對休閒活動沒有興趣、甚至於情緒不穩定,會有不明原因的哭泣等等,都是警示照顧者需要接受他人的支持和協助。
照護團隊能夠定期到宅提供病人的醫護服務,如果能夠同時觀察到照顧者和其他家人的身心狀況,從聆聽、陪伴開始,適時提出建議,應該是對於照顧者一項很重要的支持力量。

一位台湾交易者的心声

nEO_IMG_p1-妇女节 _ “推动法治建设,守护群众美好生活” 听听这位女代表的履职心声 .jpg

nEO_IMG_p2-妇女节 _ “推动法治建设,守护群众美好生活” 听听这位女代表的履职心声 .jpg

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929号

隐私保护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主办单位:广东省司法厅
粤ICP备05090046号
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2586号
网站标识码:4400000030

Francia的移工心聲:我們不是奴隸,請讓台灣成為可以安全工作的國家

 Francia的移工心聲:我們不是奴隸,請讓台灣成為可以安全工作的國家

One-Forty 是一個關注東南亞移工議題的新創非營利組織。2015年,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(外勞)數量已接近 60 萬人,平均在台灣每 40 個人就有 1 位東南亞移工,這是 One-Forty(四十分之一)的命名由來。 One-Forty 致力於培力東南亞移工,透過系列語言、商管等課程,讓他們在工作之餘,累積有用的知識技能,有助於回國後找到更好的工作或開店成功,除了改善結構性的家庭經濟與社會問題,也增進移工對於自我價值的認知,創造更好的生活。此外,One-Forty 也籌劃各式文化交流活動,搭建友善的橋樑,讓台灣人與東南亞移工有機會接觸、交流,進而同理。如此,東南亞移工能更融入台灣社會,也提昇台灣民眾的公民意識,擁有更多元完整的國際觀。

看更多此作者文章.

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

「嗨 Francia,我是 Tommy!」不免俗的招呼與握手,我看見他背後幾位朋友隨機揀了幾個位置而坐。這是 Migrant Stars 頒獎典禮舉行的地方,空蕩的大廳內迴響著聽不懂的「他加祿語」(Tagalog,菲律賓官方語言之一),彷彿回到充滿各種語言的典禮當天,我好像看見 Francia 緊張地在台上發表感言的情景。

「當被台灣人傷害時,我懷疑正義是否存在著」

「我叫 Francia Balderama,今年 40 歲,有兩個孩子。作為一個需要養活大家庭的單親媽媽,因為在菲律賓薪水不高,所以即使我小孩當時只有一個月大,我仍不得不出國工作賺錢。」就像是事先演練許多次一樣,Francia 熟稔地繼續念下去,「我先後去了新加坡、香港,最後來到了台灣。我原本以為這是一段賺錢的旅程,直到我遇上了雇主的傷害。」

事出突然,我看見 Francia 已經急著要給我訪綱後段敏感問題的答案,「那七個月,我身上有許多抓傷,被照顧者也會騷擾我,但當我跟仲介或其他人講時,卻沒有人願意相信我,只會笑我。尤其是當我看到我的移工朋友也受傷害,卻無法做任何事時,我真的懷疑這世界是否還有正義的存在。」哽咽而顫抖的唇齒上方,是一雙怕眼淚落下而不停眨著的眼睛。

移工們的不吐不快:我們是人,不是奴隸

當天同行的朋友都是「國際移工組織台灣分會(Migrante International – Taiwan Chapter)」(註)的成員,在 Francia 的分享後,內心與之相應的痛楚不吐不快,皆與我們分享各自在台灣所遇到的困難。

32 歲的 Michel 在 2014 年來台灣時,每天從早上六點工作到晚上八點,原本契約載明的工作內容為照顧阿公,但卻同時包辦了雇主與雇主哥哥兩間房子的所有家事,甚至還需要到雇主開設的安親班幫忙批改作業,接送孩子上下學。整整一年七個月沒有休假的生活後,終於也在汪英達先生的協助下轉換雇主。

「國際移工組織台灣分會」(Migrante International-Taiwan Chapter)的35歲會長 Gilda 就比較幸運些,「我在一個外國家庭工作,他們就比較能理解我們,因為他們也是『移工』」。

「這就是『種族歧視』。」聽到這裡的 Francia 也分享了自己朋友的經驗,「我有一個朋友來台灣結婚,但對方卻很隨便地到政府機關登記就結束;但如果今天台灣人跟美國人結婚,就不是這樣了。」

身在異鄉的卑微願望:盼移工們都能享有勞基法保障

03

「我們除了是移工之外,也有很多才藝的。」他們平常會自行舉辦體育競賽,如籃球、排球等;喜愛打扮的菲律賓人,更常舉行「選美比賽」。我提及之前 One-Forty 曾經採訪過的Mark與台南LGBT選美比賽,「我認識他,他很棒!那場比賽我們也有參加!」